偷拍事件頻發 專家:刑事處罰較少 打擊力度待加大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近日,全國多處酒店曝出針孔攝像頭,引發輿論廣泛關注。多數網民認為,現在偷拍事件越來越多,嚴重威脅到公民個人隱私安全。  《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發現,近年來,偷拍、偷錄等違法犯罪行為漸成泛濫之勢。各種隱蔽

近日,全國多處酒店曝出針孔攝像頭,引發輿論廣泛關注。多數網民認為,現在偷拍事件越來越多,嚴重威脅到公民個人隱私安全。

  《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發現,近年來,偷拍、偷錄等違法犯罪行為漸成泛濫之勢。各種隱蔽式偷拍攝像頭在電子市場隨處可見,網購平臺叫賣偷拍設備也毫不避諱,甚至還有賣家提供訂制服務。不法分子通過將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偽裝成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可以不限時間、不限距離地肆意竊取他人的隱私。

  接受記者采訪的法律人士認為,對于竊聽、竊照器材認定到案件查處,涉及公安、國家安全、工商、質監、通信等行政機關,以及檢察院、法院等司法部門,關鍵是相關部門應各司其職齊抓共管,依法嚴懲違法違規者,不給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

  偷拍事件頻頻發生

  視法律如一紙空文

  試衣間、酒店、出租房……針孔攝像頭偷拍事件頻頻發生,涉及場所和范圍也越來越廣。令人不解的是,這些偷拍設備是從哪里來的?

  記者在長沙某電子商城走訪發現,針孔攝像頭、微型攝像頭等偷拍裝置在市場內十分常見。在這家商城二樓某家店鋪前,記者提出購買一個家用的微型攝像頭,店主很快拿來兩款袖珍攝像頭,其中一個3厘米長、2厘米寬、不到1厘米厚,另一個是針孔攝像頭。

  據店主介紹,普通插入內存卡偷拍的設備早已過時,現在已經有了連接WiFi后遠程監控的設備。“微型攝像頭安裝在插座或者眼鏡里,可連續工作幾十個小時,不僅可以插存儲卡錄音錄像,還具備不發光隱藏、夜視、移動偵測錄像、App遠程回放等多個功能。”

  另外一家售賣同類設備的店主說,隨著社會發展,大家越來越青睞這種微型攝像頭,體積小、不顯眼,使用起來十分方便。“一個針孔攝像頭320元,通過一個接收器接收信號,再在手機上下載一款App,即可實時查看監控。”

  隨后,記者登錄多個電商平臺,發現不少網店也在銷售類似的微型監控設備。五花八門的隱蔽攝像頭可安裝在墨鏡、胸針、化妝鏡、紙巾盒等各種小物件上,價格90元至1000元不等。幾家大型的電商平臺內,均有大量販賣微型攝像頭的店鋪存在。

  在某網購平臺上,一款微型攝像頭直徑只有30毫米,體積比乒乓球還小,月銷量高達2961件。記者嘗試進行網購操作,整個過程無須登記任何個人信息,并且購買數量沒有限制,可批量下單。

  采訪中,有市民認為,針孔攝像頭之所以隨處可買,是因為我國法律法規對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缺少精準定義。“由于概念模糊,導致不法分子有機可乘。”

  但記者梳理相關法律法規發現,事實并非如此。對于禁止使用的專用器材范圍和認定機關,法律法規已經作了明確規定。

  1993年2月22日通過的原國家安全法第21條規定,任何個人和組織都不得非法持有、使用竊聽、竊照等專用間諜器材。

  對于什么是專用間諜器材,國家安全法實施細則作了列舉式說明:(一)暗藏式竊聽、竊照器材;(二)突發式收發報機、一次性密碼本、密寫工具;(三)用于獲取情報的電子監聽、截收器材;(四)其他專用間諜器材。“專用間諜器材的確認,由國家安全部負責。”

  此外,2015年1月份正式實施的《禁止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二條規定:禁止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組織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

  關于竊聽、竊照專用器材,《規定》作了詳細說明。其中屬于竊聽專用器材的有:具有無線發射、接收語音信號功能的發射、接收器材;微型語音信號拾取或者錄制設備;能夠獲取無線通信信息的電子接收器材;利用搭接、感應等方式獲取通訊線路信息的器材;利用固體傳聲、光纖、微波、激光、紅外線等技術獲取語音信息的器材;可遙控語音接收器件或者電子設備中的語音接收功能,獲取相關語音信息,且無明顯提示的器材(含軟件);其他具有竊聽功能的器材等。

最佳射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