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封一產婦在祥符區婦幼保健院產后死亡 家屬:院方竄改病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5月26日下午,記者接開封祥符區陳留鎮代寨村村民于東飛反映稱,他的愛人張蜀敏幾天前在祥符區婦幼保健院正常生產后死亡, 院方竄改病歷企圖毀滅證據,事情已經過去4天了,始終見不到院長。【死者家屬反映】當天

5月26日下午,記者接開封祥符區陳留鎮代寨村村民于東飛反映稱,他的愛人張蜀敏幾天前在祥符區婦幼保健院正常生產后死亡, 院方竄改病歷企圖毀滅證據,事情已經過去4天了,始終見不到院長。
【死者家屬反映】當天下午六點左右記者來到祥符區婦幼保健院了解情況,死者的丈夫于東飛哭著對記者說,5月23日早上七點多,我陪愛人張蜀敏來到祥符區婦幼保健院入院待產,經醫院檢查后各項指標正常。九點左右進入產房在注射催生針后,于下午4點多聽到孩子的哭聲,5點51分把孩子從產房抱了出來。我問俺媳婦咋樣啊?醫生說一切基本正常,產婦產后有點少量出血,不過不嚴重,我們已經處理過了,血已經止住了。我提出想到產房見見俺媳婦,大夫說啥也不允許,我和家人在外面等的心急如焚。一會大夫通知我說你媳婦需要輸血,趕快到隔壁的祥符區第一人民醫院取點血,我通過該院護士站與祥符區第一人民醫院聯系后正準備去取血,大夫又通知我說別取血了,快轉到開封市婦產科醫院搶救吧!我們這里不具備搶救條件了。當時我就感覺五雷轟頂一般,頓時蒙了。早上來醫院時好好的,兒子出生后大夫還說一切正常,這一會咋就說人快不行了,讓趕快轉院呢?我一聽轉院,我就立馬跑到產房里,把俺媳婦抬到擔架上推到一樓,等了好長時間,不見救護車來,我問大夫救護車咋還不來呀?她說,已經打過電話了,不知道為啥還沒到,后來又把產婦推到屋里等待,大約等了半個小時左右救護車才到。在見到我媳婦后,她就對我說了一句話,我快要死了、快要死了。在送到開封市婦幼保健院時,產婦的呼吸、脈搏、心跳都沒有了。后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搶救,我媳婦還是去世了。產婦死亡后,院方為了逃避責任,安排大夫撕毀產時記錄、竄改病歷時被家屬發現,醫院的做法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到今天產婦已經死亡4天了,醫院院長從未出面與死者家屬見上一面,我們到祥符區衛計委,縣政府等部門反映情況,都沒人來管我們的事,打了四次報警電話,派出所都沒有來出警。死者娘家是貴州的,親人來后就露天睡在醫院院里的地上,現在連回去的路費都沒有,死者的喪葬費醫院都不愿意出,這也太沒人性了吧!俺可憐的孩子一出生便沒了娘,媳婦今年才21歲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誰能管管我們家的事呢?【院方說法】 當天18:30左右,記者與開封祥符區婦幼保健院院長楊長松取得聯系欲了解當時情況,楊院長說他在外地出差,兩天后才能回去,我院黨委書記楊秀萍負責處理此事,你可以找她了解具體情況。在該院三樓記者見到了楊書記,楊書記說,我只知道大概情況,詳細過程還是讓我院的副院長也是當時的主治大夫李淑敏給你說吧。李院長的敘述與家屬講的基本一致,產婦入院后所有檢查均為正常,孩子出生后產婦也基本正常,只是有點少量的產后出血,當時我們就對產婦進行了積極的處理,沒想到后來病情突然加重,在我從醫30年來從未遇見過這種突發狀況。我見產婦出現心慌、煩躁不安等癥狀,就立即與開封市婦產科醫院取得了聯系,并告知家屬讓產婦轉院,后又考慮到市區內正是交通高峰期堵車和該醫院路程較遠,就臨時又聯系了距離較近的開封市婦幼保健院,到達該院后經過大夫一個多小時的搶救,遺憾的是產婦沒能搶救過來。當記者問及家屬所講的院方事后撕毀產時記錄和產婦轉院時在樓下等了半個小時救護車才到是咋回事?

  李淑敏大夫含糊其辭的說,接生時我一直在忙,記錄是另外一位大夫寫的,我看到有的地方寫的不對就撕了,救護車司機可能是拉肚子了,來晚了一會,但也沒有半個小時啊!就幾分鐘的事。對于病情危急人來說,幾分鐘與半個小時相差太遠了,不知死者家屬和院方誰說的是實話。記者又問從產婦入院到孩子出生,后又到產婦危重為何不及時將病情告知家屬并讓他們簽字?李大夫說,剛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正常,病情來的太突然了,據初步診斷死者是羊水栓塞所致,當時我們只顧搶救,沒顧上告知家屬和讓家屬簽字,這的確是我們的過錯。現在死者已經在新鄉醫學院進行了解刨尸檢,死亡結果會在兩個月左右出來,此事我們也希望走法律途徑解決。最后,死者的丈夫于東飛說,祥符區婦幼保健院領導的做法太欺負老百姓了,好好的人被他們耽誤死了,院長也不露面,現在連喪葬費都不愿意給。對于此事的處理結果,本網將跟蹤報道!

最佳射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