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彩虹:六大行高管薪酬嚴重偏低、人才流失頗為嚴峻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近日,德勤中國在博鰲亞洲論壇2019年年會上發布了《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公司治理實踐研究報告(2019)》(下稱“報告”)。《金融理財》了解到,此研究項目是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特聘教

近日,德勤中國在博鰲亞洲論壇2019年年會上發布了《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公司治理實踐研究報告(2019)》(下稱“報告”)。《金融理財》了解到,此研究項目是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特聘教授、建設銀行(7.410, -0.13, -1.72%)前任董事會秘書陳彩虹先生主持,聯合世界銀行集團國際金融公司(IFC)和德勤中國的大型商業銀行公司治理專家共同完成。

  從報告內容來看,其梳理總結了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工商銀行(5.590, -0.08, -1.41%)、農業銀行(3.600, -0.05, -1.37%)、中國銀行(3.720, -0.03, -0.80%)、建設銀行、交通銀行(6.120, -0.06,-0.97%)和郵儲銀行)在公司治理領域所取得的成就,同時從“四會一層”公司治理的新實踐、董事履職能力、國有股東的角色和作用、董事與高管薪酬、與利益相關者的溝通以及內部審計和外部審計等六個方面,通過觀察、訪談、討論和深度分析,形成了相對客觀的研究結論,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一些完善公司治理的初步建議,為包括監管部門、股東、董事等在內的公司治理各方提供參考。

  “六大國有商業銀行是中國金融業的中流砥柱,在中國經濟中發揮著‘市場穩定器’的重要作用。”陳彩虹教授在接易趣財經采訪時稱,自2004年開啟以公司治理為核心的股份制改造以來,國有商業銀行逐步建成了國際資本市場認可的公司治理體系,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比如薪酬制度失衡,進而導致人才流失嚴重。

  高管薪酬嚴重偏低

  報告明確指出,“受‘限薪令’影響,2015年之后,六大商業銀行執行董事的薪酬從110萬元平均水平,下降到了約58萬元。2017年年報顯示,部分股份制商業銀行執行董事薪酬卻是六大商業銀行執行董事薪酬的9倍多。比如,六大商業銀行董事長2017年薪酬為60-70萬元,高管平均薪酬為 60.8萬元,這與國際同職位薪酬差距懸殊。如同期美國銀行董事長薪酬約合人民幣1.42億元,其他高管薪酬均在6500萬元以上;花旗銀行董事長薪酬為1.16億元;高盛銀行董事長薪酬為 1.44億元,其余高管薪酬平均也超過了 1億元。

  此外,六大商業銀行高管中均有安排和選聘職位,包括首席風險官、董事會秘書、總審計師、首席財務官等。由于這些職位不受“限薪令”限制,薪酬則比銀行董事長、行長高出將近一倍。而盡管如此,和其他上市銀行比仍有很大差距,如董事會秘書一職,招商銀行(35.470, -1.00, -2.74%)的最高為379.68萬元,中信銀行(5.930, -0.12, -1.98%)、平安銀行(13.620, -0.30, -2.16%)分別為306.8萬元和294.29萬元;而六大商業銀行2017年披露的最高為119.89萬元(前期數據均不考慮延期支付部分),僅相當于前述銀行的1/3左右。

  再看首席風險官的職位,中信銀行風險總監 2017 年稅前薪酬為人民幣 323.52 萬元,而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年報中披露的首席風險官薪酬為人民幣 80-120 萬元左右, 其中年薪最高的為中國銀行首席風險官,其 2017 年稅前薪酬為人民幣 123.19 萬元,約為中信銀行風險總監年薪的二分之一。

  “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執行董事和高管薪酬的市場化水平較低”,報告總結道。對于上述問題,報告指出,銀行家們普遍認為互聯網金融迅速發展、經濟下行等是銀行業人才流失的主要外部因素,其實激勵機制和薪酬體系不完善則是人才流失的主要內部因素。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六大商業銀行可能比股份制商業銀行面臨更為嚴峻的人才流失問題。

  薪酬水平倒掛失衡

  二元制的薪酬體制,模糊了官商界限。報告顯示,中國六大商業銀行(除郵儲銀行)的高管分為“中管干部”和市場化選聘兩類。“中管干部”包括黨委書記、副書記、黨委委員、紀委書記、董事長、行長、監事長、副行長。上述中管干部的薪酬受國家“限薪令”的限定。除了這些中管干部,五大行也被允許市場化選聘其他職位的高管,并不受國家的薪酬限定。這就導致了在同一級別的高管中,薪酬水平不均的情況。

最佳射手APP下载